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!新聞網旗下: 在線數字報 | 在線訂閱 | 汽車頻道
當前位置:河源新聞網 >> 資訊 > 文化 > 閱讀新聞

那些年,我們純真無邪

我出生在農村,典型的80后,小學就讀紫金縣紫城鎮上書小學。仍記得第一天入學的情景,黃毛丫頭的我好奇地打量著陌生的環境,隨著人流踏在一級又一級的階梯上,如踩在輕飄飄的云朵上,當時的心情又驚恐又興奮。從此我就是一名小學生了,多么神圣的身份啊!

■江曉如

最近特別愛回憶,反復縈繞在我腦海的是和小伙伴走過的那段純真無邪的舊時光。

我出生在農村,典型的80后,小學就讀紫金縣紫城鎮上書小學。仍記得第一天入學的情景,黃毛丫頭的我好奇地打量著陌生的環境,隨著人流踏在一級又一級的階梯上,如踩在輕飄飄的云朵上,當時的心情又驚恐又興奮。從此我就是一名小學生了,多么神圣的身份啊!

上書小學坐落在李屋,校門朝向寬闊的馬路,后面是綠樹成蔭的山坡,就是在這所歷史悠久、底蘊豐厚的學校,我度過了難忘的七年小學時光。

寫到這里剛好聽著老狼的《同桌的你》,雖然這歌不歡快,但我竟忍不住笑出了聲。因為讀小學有過好多同桌,幾乎跟班上的每個男生都同過桌。老師為了防止我們講話,每次安排座位都是男女同桌,我們班剛好男女比例挺協調的。那時的我們,雖說沒有達到跟異性講話都會臉紅的程度,但還是會有所收斂的,畢竟男女有別嘛。每隔一段時間會換同桌,早已經形成了這樣的慣例了,七年下來我幾乎跟全班男生都同過桌,其他人也不例外。那時分過“三八線”,掐過無數架的同桌,年過三十的我們,今天如果路上遇到再彼此叫一聲“同桌”一定還非常溫暖。

印象最深的是我二年級的一個男同桌,他高大的身材,白皙的皮膚,特別頑皮,不愛學習。他最喜歡干擾我學習,一會把我的書藏起來,一會踢我的腳,我寫字時故意搖晃桌子,我站起來的時候偷偷把我的凳子移開,看我摔得人仰馬翻,他就在一旁幸災樂禍。我特別討厭他,膽小的我卻又無可奈何,不敢告訴家長和老師,怕他會變本加厲欺負我。

有一天下午快放學時,他居然神秘兮兮地對我說,他放了一件東西在我書包里,要我一定要回到家才能看。我的心如小鹿亂撞砰砰砰跳個不停,不會是在我書包里放了“炸彈”或者毛毛蟲、蛇什么吧!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一路小跑回到家,趕緊打開書包。出乎意料的居然沒有嚇人的東西,倒是有一只可愛的玩具小熊在沖我笑,還有一封信。我好奇地打開信,里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寫著大概我喜歡你之類的。我非常氣憤,認為他把我當做了不正經的人才會寫這樣的信給我。我咬牙切齒地找來火柴,點一把火把這些東西全燒掉了。從那以后我更加討厭他了,而他對我的惡作劇也更變本加厲了。我前桌的女生小芳“路見不平,拔刀相助”告訴了老師。老師把我們三個人叫到辦公室,狠狠批評了他一個上午,還幫我換了同桌,此事才平息。再后來他就轉學了,而我們從此以后再也沒見過面。

在那個純真無邪的年代,做過的傻事實在太多太多了,現在想起來都還忍俊不禁,類似的事還有一件記憶猶新的。班上一個叫阿Q的男生,某一天他鼓起勇氣送了一張明信片給女生阿珍,阿珍居然認為他居心叵測,侮辱了她的人格。她個性潑辣,一聲令下,她的“手下”立馬響應她的號召,浩浩蕩蕩的隊伍揚著鞭子追著教訓阿Q。他嚇破了膽,幾番逃跑又被追趕,躲在學校后面的山坡樹林里半天不敢出來,最后他一再保證不對阿珍有非分之想才罷休。那時候,傻傻的我們總把同學之間單純的好感當做是十惡不赦,見不得人的事。

還記得那年特別火的一部電視劇《還珠格格》嗎?瑜妹最先追這部劇的,她說古靈精怪的小燕子眼睛大大的,太可愛了,從來沒看過這么好看的電視!她還特意模仿小燕子被箭射傷誤闖進皇宮醒來時和皇阿瑪的對話,學得惟妙惟肖。那時我家沒有那個臺的信號,我站在樓頂就能看到她家。于是每到放《還珠格格》的時間,她就拿把電筒射向我家,我看到那束光后,就約上另外四個女同學去她家追電視劇。這部劇火到幾乎所有東西都有他們的劇照,連臉盆都不放過,大家湊在一起就會嘰嘰喳喳地討論劇情。看完電視,夜也掀起了黑色的帷幕,漆黑而寂靜的村子,遠處只傳來一聲又一聲的狗吠。我們干脆不回家了,各自的父母也清楚我們情誼的,特放心我們。她房間只有一張床,六個女生硬是擠在一起睡,擠得一點空隙也沒有,還是橫著睡的。臥談是必不可少的,我們聊班上的八卦,聊雞毛蒜皮的事。話匣子一打開就控制不住,聊到公雞都報曉了才開始睡覺。

記得最搞笑的一次是在那個悶熱的夏天,由于人多房間小,熱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沒法忍,那年代還沒有空調,連風扇也沒有。我們急中生智,干脆抱著竹席子跑到樓頂的露天上睡。睡到半夜感覺有水掉在臉上,一開始還以為是露水,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才發現是下大雨了,哭笑不得的我們不得不連夜撤回房間去。

那時候最喜歡上的課是音樂課,你有同感嗎?音樂老師是剛從師范畢業的,又年輕又漂亮,她喜歡扎兩條長長的辮子,走起路來,俏皮又可愛。到我們六年級時,有些男生長得比她還高了,調皮的男生會故意惹她,偷偷跟在她后面學她走路,拍她的頭,抓她的辮子。她唱歌很好聽,還會教我們調子。上音樂課之前她會把歌詞拿給我,讓我提前把歌詞抄到黑板上,這樣她上課就方便多了。抄歌詞是我們樂此不疲的事情,厚厚的筆記本,抄了一本又一本,還會貼上明星的貼紙照。上音樂課是兩個班級一起上的,這個星期一班搬著凳子去二班上,下個星期就反過來。快七十個人擠在并不寬敞的教室,扯著嗓子大聲跟著老師唱,整節課都是鬧哄哄的。就是在那時,我學會了《三月里的小雨》《為了誰》《明天會更好》……那些歌里有我童年的記憶,盡管走出童年很久很久了,只要那熟悉的旋律一響起,童年的那些小伙伴就如蝴蝶般向我紛飛而來。如今,一同唱過那些歌曲的人兒,你們在哪里啊?早已經被風吹走,散落在茫茫人海……

寫到這里,歌曲已經切換到《那些花兒》,突然好想回到那些年的時光。老師還在黑板上吱吱喳喳地寫個不停,調皮的你坐在后面扯我的頭發,讓我把答案遞給你,我生氣地扭過頭瞪你一眼,你狡黠地笑起來,一起走過的童年時光就此定格!

 



相關熱詞搜索:那些年,我們純真無邪


上一篇:一個空軍戰士的國慶夜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熱點圖片

  • 頭條新聞
  • 新聞推薦

最新專題

更多 >>

熱度排行
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友情鏈接 | 案例展示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最稳计划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