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源新聞網由河源晚報社主辦!新聞網旗下: 在線數字報 | 在線訂閱 | 汽車頻道
當前位置:河源新聞網 >> 資訊 > 文化 > 閱讀新聞

一架扁豆

母親栽種的扁豆與眾不同,豆莢呈草綠色,很寬大,肉質很薄,豆莢的表面有一個大大的凹陷,彎成耳廓似的流線型。精神抖擻的豆莢在秋風中不停晃蕩,仿佛欄里整天哼著小曲的二師兄的耳朵,一邊調皮地扇動,一邊嘟噥著秋的滋味。

■王丕立

老家門口的水池邊,母親種了一架扁豆,初秋時節,扁豆的藤蔓爬滿木架,層層疊疊的莖葉長得潑潑灑灑,一束束的豆莢花如蝴蝶一般懸停在枝頭,每片花瓣都由月白色過度到深紫色,裊裊秋風吹來,仿佛一群扎著蝴蝶結的小姑娘迎面跑來,蝴蝶的翅翼撲閃撲閃地,擦亮了我的眼睛,我的情緒一下被感染,欣然走到扁豆架前打量那一串串的綠色扁豆。

母親栽種的扁豆與眾不同,豆莢呈草綠色,很寬大,肉質很薄,豆莢的表面有一個大大的凹陷,彎成耳廓似的流線型。精神抖擻的豆莢在秋風中不停晃蕩,仿佛欄里整天哼著小曲的二師兄的耳朵,一邊調皮地扇動,一邊嘟噥著秋的滋味。

我聞到了油油的扁豆香味,一把一把掐摘下來,手上也沾滿了濃濃的扁豆香。躺在花籃里的扁豆,表面潤滑如玉,透著琥珀的光澤,綠得逼你的眼。我飛快地掐頭去尾,撕去兩側的經絡,母親將它焯一下或燒白鍋清炒一下,扁豆一下變成了豆綠色,油燦燦的,母親將它放入事先燉好的肉湯里,一會兒濃郁的扁豆香味便隨著炊煙,從瓦縫飄出,整個村子都聞到了那股甜香味。

更多的時候,母親把扁豆揀擇洗凈后,在砧板上疊成一摞,嚓嚓嚓切成細絲,放辣椒、黑豆鼓煸炒,沾染了辣味的扁豆絲更是香得濃烈,更能下飯。饞得放牛歸來的我直咽口水,牛直打響鼻,雞在扁豆架下撲棱著翅膀,貓趴在木架的柱子上,瞇著眼,嗅著風中送來的扁豆香,太陽露出了半邊臉,半架扁豆被鍍上了亮白的晨光,蝴蝶來了,蜜蜂來了,蜻蜓來了,喜鵲喳喳叫,不停地從后山飛來,繞扁豆架盤旋幾圈,吐著快樂的音符,天高云淡,鳥兒也感覺到了說不出的愜意。

曬場鋪滿了中稻谷,翻曬稻谷之后,大姐總愛跳到扁豆架下歇涼。我們坐在木架的柵欄上,吃著新收獲的花生和瓜子,談論著今年的收成,臉上寫滿豐收的愉悅。猛一抬頭,發現一串串扁豆像鞭子一樣垂在木架頂部及四周,外甥女拿個數碼相機跑來,大聲吆喝著:“看這里!”我們齊刷刷地朝她一望,咔嚓一下,她將扁豆架下溫馨的一幕定格在相冊里。照片中的一架扁豆風光無限,勾連起我許多兒時的回憶,打我有記憶時起,水池邊就一直有一架扁豆,它是秋天最絢麗的風景,是我們玩樂的主場,產量豐富的扁豆也是饑荒年代填飽我們肚子的物質之一。那時母親常常將扁豆曬干,留待冬天食用,這種肉質超薄的扁豆極易晾干,冬天煨火鍋也特別柔軟味長。

世易時移,許多人和事已走入記憶風塵,唯有那一架扁豆最是長情,仍然像兒時看到的那樣活力四射。

 



相關熱詞搜索:一架扁豆


上一篇:那些年,我們純真無邪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熱點圖片

  • 頭條新聞
  • 新聞推薦

最新專題

更多 >>

熱度排行
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友情鏈接 | 案例展示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最稳计划平台